公历:

藏历:

谁在煽动自焚
文/程 刚

内黄外红的僧衣、清瘦的身材,24岁的土旦巴登安静地坐在对面,质朴干净中略带几分腼腆,很难看出这样一个宁玛派年轻僧人内心曾经有过强烈的自焚念头。土旦巴登说,那是去年夏天和一个在印度的藏族女子网聊时突然涌起的念头。而那名藏族女子其实是一个名为“哲瓦在线”的境外“藏独”网络负责人。

年轻藏族僧人险些在网上被诱向自焚

土旦巴登的家在青海省玉树,他是家里5个兄弟姐妹中的老大,幼年时母亲就去世了。14岁时,他入寺做了藏传佛教僧人。土旦巴登说,他最早看到藏人自焚照片是在2010年,当时,他的第一感觉是很惊讶,因为藏传佛教没有这样的传统,也从未发生过这样的事情,不知道为什么会发生? 而且,自焚的照片看上去非常可怕,他觉得那些自焚的人很可怜!

再往后,土旦巴登听说了在印度的流亡藏人为自焚者举办贡灯祈福仪式,他对自焚的看法发生了一些改变,开始认为“自焚是一种有勇气的行为”。

近两年来,土旦巴登在各地四处游历学佛。2012年6月,他来到北京。一天下午,在宾馆的房间里,他打开自己的笔记本电脑上网聊天,很快,一个网名叫“卓玛”的藏族女子在网上和他交流开了。几乎是开门见山,卓玛迅速和他谈起了自焚,并且把前一天刚发生在青海某地的两名藏人自焚的照片和视频发给了土旦巴登。土旦巴登对记者说,那些照片与视频和以前看到过的自焚照片同样恐怖,但是随后卓玛又跟他讲了这两名自焚者留下的遗嘱,那些话很煽情,让人感觉自焚是“在为藏传佛教、为达赖喇嘛、为藏族奉献生命,是一种大无畏的行为”,他看了以后一下子冲动起来,顺手就把“我也想自焚”几个字敲到了电脑上。

但是,卓玛一开始很干脆否定了土旦巴登的念头,说像他这样的精英不能去自焚。土旦巴登后来告诉记者,在当时整个网上聊天中,卓玛多次强调他必须好好活着,让他非常感动,觉得卓玛人非常好,后来干脆认她做了姐姐。

不过,这个卓玛“姐姐”虽然几次表面上嘱咐他不要自焚,但随着网聊的继续,土旦巴登的自焚念头非但没有打消,反而被越烧越旺。当土旦巴登问自焚到底有没有用时,卓玛“姐姐”告诉他,“国际上对藏人自焚反响非常强烈,很多西方国家议会就藏人自焚向中国政府提出批评,给中国政府施加压力”。土旦巴登想了解自焚在佛教上到底有没有根据,卓玛就说,“自焚是利他舍身,是为了达赖喇嘛回西藏、为了西藏民主自由而燃烧自己的身体”。

当土旦巴登表示“ 没有用,我就不自焚”后,卓玛赶忙回复,“虽然我们没资格对自焚说对与错,但我们需要更多正义的力量。”

见土旦巴登有“如果我自焚,也不能随随便便自焚”的想法,卓玛马上给予赞同的回应,说“自焚需要勇气,需要准备,不能盲目,一个人死也要死得有价值……”在卓玛一步一步地诱导、刺激下,土旦巴登终于发出了这样几个字“在北京,自焚。”此时,卓玛“姐姐”再没有劝他不要这样做,只是称,“北京查得很严”。

幸好土旦巴登下网回到大千世界后没有执迷不悟,他把想法告诉一些朋友,被朋友们的当头棒喝喊醒了。

“哲瓦在线”对煽动藏人在大城市自焚特别感兴趣

土旦巴登不知道,卓玛不是一个普通流亡藏人。《环球时报》记者从有关部门了解到,她的真名叫次仁旺姆,1998年由青海贵德非法出境跑到印度,现在是达赖集团的互联网机构“哲瓦在线”的主要负责人,在网上有若干网名。

哲瓦,藏语里的意思是联系。“哲瓦在线”的一份文件将这一机构的宗旨表露无遗:“要做网络争取工作,一旦能使境内藏族青年在认知上与流亡藏人统一起来,他们绝对能胜任‘西藏独立事业’的需求”。因此,成立于2006年的“哲瓦在线”,主要职责就是在互联网上对中国网民,特别是藏族网民,进行煽动蛊惑和渗透策反,通过制造谣言来引发动乱并寻机搜集中国情报。

2009年以前,“哲瓦在线”的主要资金来源是美国政府的下属机构美国国际广播局。《环球时报》2009年曾报道了美国国际广播局和“哲瓦在线”开展合作、对中国藏族网民进行网络策反和情报收集的内幕,那以后,美国政府不得不中止了美国国际广播局对“哲瓦在线”的资金支持,一度,“哲瓦在线”陷入窘境。一段时间后,达赖喇嘛的亲信、达赖集团前任驻北美代表、“哲瓦在线”的创建人土登桑珠又为“哲瓦在线”找到了新的金主“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以所谓“人权沟通项目”的名义给“哲瓦在线”每年5万美元的经费。

缓过气来的“哲瓦在线”根据达赖集团对“藏人自焚”的高度赞赏迅速调整了自己的工作重心,转向通过网络蛊惑国内藏人自焚。对像土旦巴登这样有可能在中国的大城市制造自焚事件的藏族网民,“哲瓦在线”尤其感兴趣。

组织、引诱藏人自焚的人心冷残酷

1993年,青海藏人多杰旺秀在国内犯下命案畏罪潜逃,非法出境跑到了印度的达兰萨拉,现在,他是那里的所谓“西藏文化研究中心”主任,同时,他也是“哲瓦在线”的顾问和核心撰稿人。2012年,所谓“世界末日”的说法传得沸沸扬扬。多杰旺秀了解到在他家乡一带的藏区,有不少百姓对“末日将临”的传言深信不疑,甚至有不少人住帐篷、积粮食、买蜡烛。在和达赖集团的一些干将议事时,多杰旺秀提出,应当抓住藏人相信“末日预言”的机会,向他们明示:“‘末日将至’是因为专制暴力政权的黑暗,只有像自焚的英雄那样同专制暴政抗争,为自由献身,向人间最高活佛达赖喇嘛祈福,才能暂时避免末日的到来,如果2012 年12月21日的世界末日真的推迟了,那是自焚英雄们的付出得到了验证。”

由于多杰旺秀是“哲瓦在线”的思想主导者之一,他的这种借“末日传言”赞美自焚藏人的招数在“卓玛”们每天10小时以上和国内网民的聊天交流中有所施展。而这种抓住一切机会赞美、鼓励藏人自焚的做法正是达赖集团“创新思路”的具体落实。

2011年8月8日,所谓“西藏流亡政府”的新头目从美国空降达兰萨拉。这个哈佛大学的法学博士上任伊始就提出要“创新非暴力斗争”,而2012年9月下旬,在达兰萨拉召开的“第二次世界流亡藏人大会”上,“流亡政府”接受了“藏青会”提议中的说法,在大会决议中公然宣称“自焚是非暴力斗争的最高形式”。其实,这位新头目是个生在印度、长在印度的藏族人,在1995年进入哈佛大学之前,他一直是“藏青会”的骨干。而众所周知,“藏青会”是各种流亡藏人组织中暴力倾向最严重的一个。

这种所谓的“创新的非暴力斗争”在2012年的“成效”就是70多条人命被火舌吞没。有关部门的工作人员告诉《环球时报》记者,从2009年第一次在国内藏区发生藏人自焚事件以来,自焚事件在藏区有所蔓延,2012年达到最多的76起。据一名在藏区工作的警官介绍,每次自焚都离不开汽油,有的是身上直接浇汽油然后点火,有的甚至是喝完汽油再浇汽油然后点火,有的是喝了农药再浇汽油……种种方式,异常恐怖。北京的一位犯罪心理学研究者说,能对自己这样,绝对是在极度情绪下才会做出的疯狂行为,无论出于什么目的,煽起这种自焚情绪都是犯罪!

这位藏区警官还说,为什么几乎每次自焚事件都有人在现场录像、拍照,并且非常迅速传到国际互联网上?从技术角度看,这些视频绝大多数都很完整,根本不像遭遇突发事件的路人匆忙中用手机拍的,而是早已布局好,有专人等在自焚现场从头开始拍的。这位警官的说法并非没有根据。拉毛杰曾是达兰萨拉“西藏流亡议会”的“议员”,这名达赖集团高层人物除了在个人网站上美化“藏区自焚英雄”,说他们“伟大而光荣”外,还在网页上赤裸裸地教唆:“如果自焚,时机上要等待一些重要日子,地点也要挑选重要地段,事前还要安排人员录制视频和拍照,要有响亮的政治口号,有计划、有步骤地进行。”

难怪这位藏区警官异常愤慨:“不管什么人,明明知道有人要来自焚,不去劝阻反倒等在那里从头到尾拍下惨不忍睹的过程,以此为他们自己的政治目的服务,事后还要赞颂、鼓励自焚,这种心冷如冰、残酷无情的人和凶手,与邪教徒有什么区别!”

(本文摘自《环球时报》)

联系我们 | 在线订阅 | 电子刊

主办:中国西藏杂志社  编辑出版:中国西藏杂志社

地址:中国 北京 府右街135号   邮政编码:100031

中文部:010-58335511/58335512   藏文部:010-58335517

英文部:010-58335683/58335513

E-mail:zgxizang@163.com

版权所有 中国西藏杂志社 京ICP备05079740号

技术支持:佛教在线

E-mail:service@fjnet.com

电 话:010-51662115转8005

未经授权 不得转载本网站内容